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域外述评】全球智库报告排名的潜在伤害不容低估
2021年03月29日 13:35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江时学 字号
2021年03月29日 13:35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江时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研究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20》(2020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发布后,几家喜欢几家愁。喜的是自己的排名靠前了,愁的是自己的排名不仅没有前进,反而倒退了。笔者对这个智库报告(以下简称“宾大报告”)的排名嗤之以鼻。因为它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方式非常不科学。这一致命的缺陷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该智库报告无法获取世界各国智库的重要数据。表面上,《全球智库报告2020》的评定过程有繁琐多样的步骤,一环扣一环,最后得出所谓的结论。但是,编写过程中它能否获得全世界所有智库的数据,这一问题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试问,像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其他中国智库每年研究成果的数量,经费的收支,人事工作和其他方面的重要数据,项目编写团队能从什么渠道得到这些数据?因此,在数据有效性和权威性方面,宾大报告让人怀疑其整体内容及相关结论的客观真实。

  二是智库成果的重要性无法判断。宾大报告煞有介事地将“智库成果对决策的影响”,“智库与政策制定者的关系”作为智库排名的依据。其实,无论是宾大的“智库研究项目”,还是其邀请的世界各地的评定专家,都无法知晓世界各国智库成果究竟对决策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更不用说了解智库与政策制定者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任何一个国家,智库为决策者提供的研究成果并非都是公开的,而是通过内部渠道(或曰保密渠道)上报。宾大报告及世界各地的评定专家根本不可能准确地知道一国智库在何时向其决策者提供了决策咨询及相关内容,更无法知道这些成果对决策产生影响的有效性和可信性。

  三是智库学术表现和声誉判定依据的科学性值得怀疑。宾大报告将智库学术出版物的数量和类型,学术论文的数量及被引用次数,被媒体采访的数量等指标作为衡量智库学术表现和声誉的依据,暂且不论这一依据是否可行,应该指出的是,世界上的智库数量庞大,在其中从事研究工作的人不计其数,学术论文总量及其被引用,被媒体报道的数量数据,是否有实事求是的科学统计,让人怀疑。

  由于无法为上述提到的重要指标进行准确的定性和定量分析,因此,宾大报告的权威性也就无从谈起。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与学术无关的因素同样不容忽视。笔者曾经在布鲁塞尔的智库做过三个月的访问学者,在与该智库负责人的交流中曾提到过这样的问题:“你看重宾大报告的排名吗?”他的答案是否定的。我又问道:“能否与这个‘智库研究项目’拉关系或套近乎,从而使自己的排名更加靠前?”他说可以那样做,但是他领导的智库没有采取这样的方式,因为他们根本不看重这个排名。

  有需求就有供给。如果无人看重宾大报告,它就会无声无息地退出我们的视野。令人可悲的是,许多智库将其与自己的声望和地位联系在一起,并在社交媒体上大加宣传。与其说把自己的声望和地位建立在科学性与权威性均值得推敲的报告基础上,倒不如在真才实学上下功夫,有为才能有位。

  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强调智库的重要性,并为智库地位的提高采取了许多措施,其中之一就是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2017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了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以制定标准,组织评价,检查监督,保证质量为宗旨,力图建立一套适用于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评价标准。同时,由于各国哲学社会科学体系不尽相同,因此,该评价标准只能适用于中国,未必放之四海而皆准。

  哲学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有着天然的区别。自然科学的成果直接为提高生产力服务,其影响力是显而易见的。而哲学社会科学涉及一二十个一级学科,无法轻易断言一个学科的成果必定优于另外一个学科。哲学社会科学的这一特性同样适用于智库,由于研究领域的多样性及繁杂性,同样不能简单认为某一领域的智库一定比其他智库更为重要。

  总而言之,如果过于执着宾大报告带有非客观性的排名,那么,很难指望智库潜心产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从这方面来看,宾大报告潜在的伤害不容低估。

 

  (作者系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简介

姓名:江时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责编:陈茜)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