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世界和平与发展高端论坛”聚焦“后疫情时代”的大国外交与国际关系
2021年06月29日 13:48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 字号
2021年06月29日 13:48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月26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与河南师范大学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的首届“世界和平与发展高端论坛”在河南师范大学举行,论坛聚焦的主题是“‘后疫情时代’的大国外交与国际关系”。来自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学会,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改革开放论坛,中共中央党校,外交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全球化智库,云南省社科院,国际关系学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河南大学,光明日报国际部,北京外国语大学,华中师范大学,西北政法大学,哈尔滨理工大学,《史学月刊》,北京建筑大学,烟台大学和河南师范大学等全国多所高等院校,研究机构,媒体杂志的7位前驻外大使与40多位知名国际问题专家出席本次研讨会。河南师范大学有关职能部门,学院和教师学生也出席了会议。

  开幕式由河南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李洪河主持。

  河南师范大学校长常俊标首先致辞,向与会大使和国际问题专家学者表示欢迎和感谢。他指出,河南师范大学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是一个创新型学科平台,自成立之初研究院便以习近平外交思想,对外战略为基本遵循,紧紧围绕新时代国家发展战略,对国内外和平与发展的相关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开展学术研究,积极为河南对外开放服务,为国家安全战略献言献策。当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关键时期,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世界政治秩序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与调整,对中国大国外交带来诸多新挑战和新课题。此次研讨会就是为了深入研究“后疫情时代”世界秩序演变的特点与规律,展望未来国际形势演变,为我国外交事业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兰立俊在致辞中提出了三个值得深入研讨的题目,一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全球疫情与世界变局之间的共振将会持续加速大国关系和国际形势的演变,大国博弈将会愈演愈烈。二是,美国拜登当局上台以来,将中国列为战略遏制重点,对中国外交带来的严重影响不容低估。三是,中华民族更加自信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同时又要防止骄傲自满,真正做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中共河南省委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李冰冰在致辞中指出,河南的高质量开放发展离不开外交战线与国际问题研究机构的鼎力支持,此次学术研讨会,也是向各位外交官与国际问题专家学习的难得机会。他对河南师大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努力打造创新型学科平台的探索予以肯定,并表示未来省外办也将加强与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的对接。

  河南省教育厅二级巡视员徐恒振在致辞中指出,河南师范大学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是呼应社会发展需要应运而生的创新型科研机构,省教育厅会全力支持研究院向新型智库方向发展。他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继续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河南整体教育事业的发展,对外开放合作事业的发展,以及像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这样的河南高校智库事业的发展。

  大会开幕式后,上午的学术研讨会分主旨报告和大会报告两个单元进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学会会长,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前副主任,中国驻希腊前大使杜起文报告的题目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观察形势的几个角度》。杜起文谈以下三点看法:首先,要增强谋大事,谋战略,谋长远的意识,力求掌握历史主动。当前国际形势处于动荡变革期,作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迅速崛起的力量,我们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赢得战略主动,增强对世界变局的塑造。其次,从时代的发展角度看当前形势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是大变局的催化剂,世界形势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时间节点。总体上,国际形势,国际格局仍处于量变积累期。关于影响形势发展的主要因素和关键变量中,科技战在中美博弈中所占的分量将进一步上升。再次,从大国兴衰周期性规律的角度看美国的走向。特朗普执政4年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暴露出来美国的一系列结构性问题依旧存在,有些还在继续恶化。大国兴衰的周期性规律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战略透支,内部僵化衰败,有限资源不足以解决层出不穷的矛盾,这是历史上霸权性国家衰败的规律性特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前院长,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前会长,中国前驻冰岛大使苏格的报告题目是《把握大局,主动谋势》。苏格主要谈了三点看法:一是变局与疫情冲击。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全球风险凸显,深刻启示着我们在全球化时代,地球村各成员同舟共济,守望相助才是国际社会唯一正确的选择。二是国际关系格局在曲折中演变。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成为又一重塑国际格局的新的分水岭。中国自身的强大与可持续发展,就是推动人类文明和世界前行重要的因素之一;同时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多重因素也有可能影响且能增大中国维护和延长战略机遇期的成本。三是要把握大局,主动谋事。中国外交坚持必须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既要顺势而为,也要主动积极谋势,保持战略定力,加强政策的规划与运筹,既敢于斗争又讲究策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奠定坚实基础。

  上海社科院前副院长,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的报告题目是《当前世界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黄仁伟指出,这三个“大”,其实不是什么新鲜词,但今天再来讲,其内涵早已今非昔比。第一是大动荡。今天世界大动荡的主要领域是经济和科技,世界大动荡已经进入预热阶段,经济大动荡会带来所有的动荡。与此同时,科技也改变了战争的形态与战争的成本,危险性大大增加,科技带来的世界的动荡不可替代。第二十大分化,这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国力量对比的大分化,另一个是地缘政治的重新组合。这个大分化里头,我们要塑造新的环境,但这个大分化给我们的塑造带来很大的挑战。第三是大改组。大改组的核心内容是:以全球治理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国际体系,国际规则,国际组织的重新组合,重新改组,重新组建。就全球治理而言,中,美在这个体系中的位置,作用和目标都不一样,这是大改组的一个核心内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中国驻中非前大使孙海潮的报告题目是《牵动大国关系互动和国际关系格局变化的因素分析》。他讲了四个观点:第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持续提升,是冷战后国际关系格局和大国关系变化的首要因素。第二,美国为捍卫世界霸主地位陷入极度焦虑,既狂躁不安又不断犯错。中美关系中的对抗因素螺旋式上升。中美关系的变化成为主导国际局势变化和走势的主要因素。第三,欧日及“五眼联盟”国家遏制中国发展的目标是一致的,但美已无力号令盟友,共组反华统一阵线的基础已不复存在。第四,美俄战略对峙加剧的局面只会强化,美国以苏联为敌凝聚盟国和国内共识取得冷战胜利,现仍需以俄威胁拉住欧洲盟友为其全球战略服务。

  全球化智库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的报告题目是《“后疫情时代”发挥中国推动全球化积极作用》。王辉耀首先通过全球化智库积极参与国际传播的具体案例,阐述了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性,并就如何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提出建议。他从政治,经济和国际宣传上对中国外交提出了建议,并介绍了对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前景的三种预判,阐述了未来中国全球化发展路径探索。

  国务院参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的报告题目是《世界格局:彼此歧异的短中期状态与长期趋势》。时殷弘分析到,以中美为首的两大联盟的对抗和竞争格局已初露端倪,或者说世界权势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大概将变本加厉。全球将分裂为中美各自为首的两个“紧密阵营”和一个非常巨大的“中间区”,这“中间区”将推进世界多极化。代表未来世界政治主潮的也许将是中间区,而非超级大国。

  当天下午的学术研讨会分两个小组进行,第一小组以“百年变局下的大国竞争与合作”为主要议题,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长滕建群主持,第二小组以“中国周边外交与地区秩序”为主要议题,由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长陈利君研究员主持。

  滕建群发言的题目是《大国战略调整与国际格局变化及我之应对》。他首先从冷战后美国战略调整入手,分析了美国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对冲的原因,着重阐述了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四步走”战略,目前世界正处于国际格局大变革的前夜。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历程,经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的伟大飞跃。“强起来”还在路上,中国应站稳脚跟,沉着应对博弈。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战略与政策分析研究所所长郭学堂发言的题目是《百年变局与中国国际战略调整》。从美国对华的新动向来看,首先表现在拜登政府主要从军事上转移到经济上对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其次,对中国形成一种完全是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对抗的这种状态,逼迫中立国家转向西方对付中国,在整个大战略上中国处于守势。此外,他还列举了美国在未来可能主打的三张政治牌。

  北京建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钮维敢的发言题目是《中国特色全球治理观演进与“一带一路”倡议》,他认为对“一带一路”以及中国在全球治理中角色变化的研究,应放在国际格局变化的大框架下来进行。“一带一路”就是要建立一个多边的,合作共赢,公平公正的平台,来参与全球治理,为经济和其他领域的全球治理做出中国贡献。

  中共中央党校刘勇发言的题目是《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担当》。中国为全球化治理贡献力量,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坚持创新绿色开放共享可持续发展观,倡导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北京外国语大学李晓琪的发言题目是《从合作抗疫看21世纪中拉关系发展》。目前元首外交引领中拉关系迈上新台阶,贸易,金融,投资多渠道驱动,“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中拉合作的重要平台。疫情暴发以来,双方保持密切交流,深化疫情方面的合作,未来应该加强拉美各国对中国的理解。

  华中师范大学郭志奔的发言题目是《新时期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发展变化的框架分析》。他从“问题的提出”“文献综述”“理论框架”“定性检验”“结论与展望”五个层面,对中国外交工作的政策方向,行为方式,风格理念新变化进行了深入分析。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国际政治研究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河南大学副校长孙君健就如何准确认识和理解“和平与发展仍是当前时代主题”发表了见解。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河南师范大学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院长在席来旺发言中认为,有太多的重大时代课题需要国际问题学界的专家学者们予以精确的专业性回应,并就值得关注的事关“后疫情时代”世界大趋势的三大领域发表了意见。

  杜起文,苏格,孙海潮,滕建群,郭学堂分别就有关“后疫情时代”大国外交与国际关系的诸多问题进行点评,并对研讨会期间提出的诸多问题进行了互动。

  在第二小组讨论中,陈利君发言的题目是《后疫情时代的中印合作》。疫情暴发以来中印关系处于“对抗大于合作”阶段。从未来看,中印仍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印度的政治,经济都需要中国,中国经济增长以及互利共赢的策略给印度提供了不少机遇,发展经济需要和平环境。

  中国改革开放论坛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马加力的发言题目是《印太战略与印度的外交政策》。印太战略是近五六年兴起的一个新概念,美国这一战略同时也对中印近几年关系产生了影响。中印关系近几年不顺,既由于美国在破坏,也由于印度外交存在向美国靠拢的投机主义意图和军事上的冒险主义的心态。对中印关系未来的发展,中国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外交学院教授苏浩发言的题目是《中国周边的小多边合作新样式---2+1合作模式探索》。首先介绍了“2+1”合作模式的源起与建构。主要是分为两种模式:一是正三角的“2+1”合作模式,二是倒三角的“2+1”合作模式。然后通过大量案例介绍了“2+1”合作模式的实践与探索,接着对其进行了分析评估,指出该模式的现实价值与意义。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春霞发言题目是《越南的南海新动态及对区域安全影响》。在新的大国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之下,中国更应该重视周边外交的重要性,设法去继续更好地构建一个有利的区域安全秩序。

  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蒋茂霞发言的题目是《后疫情时代的中国和马尔代夫合作》。介绍了马尔代夫国内形势以及疫情对马尔代夫的影响,介绍两国开展合作的必要性以及两国为何互为重要的发展机遇。介绍中马合作所面临的挑战,对加强后疫情时代中马合作提出建议。

  烟台大学,山东华宇工学院教授王明星发言题目是《中国东北亚外交战略演变及其所面临的挑战》。东北亚外交问题对中国来说是重中之重,疫情后带来的思考是:要警惕新冷战在东北亚的出现;警惕贸易冲突,东北亚地区信任度很差;警惕朝核问题。建议重构该地区安全体系;提高中国国际话语权。

  哈尔滨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伍玉林的发言题目是《中国外交策略的历史视角分析》。他认为研究国家的外交战略一定要放在国际局势和国家的现实情况来分析。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边倒”政策,现在来看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审时度势,实事求是的外交政策。同样的启示是一定要用实力,要有实力的比拼。

  兰立俊,徐坚,关华兵,郭崇立,西北政法大学教授张爱军等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评议和观点互动。

  下午研讨会的第二单元进行大会总结,由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院长席来旺主持。

  首先进行小组讨论汇报。第一组主持人滕建群总结到两个考察点:第一个考察点是大事件对国际关系和国家格局带来冲击性的影响。第二个考察点是眼下的大国之间的相互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其次,对当前中美关系的状态以及相关的应对把握,要保持战略定力。第三,当前的国际格局是一个橄榄型的,中间的地带是东南亚和包括欧洲,包括亚非。第四,关于全球治理,中国与拉美关系,气候变化等问题,我们更应该坚持独立自主地位,同时也要加强与全世界各国的合作。

  第二小组主持人陈利君总结到,本小组主要是讨论了周边形势和外交。他指出召开此次研讨会的重要意义,本次会议对中国外交工作提出很多很好的对策建议,希望大家把需要深度研究的内容问题讲出来,希望河南师大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再举办类似的活动,让大家再进行共同探讨。

 

    河南师范大学世界和平与发展研究院供稿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责编:李想)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