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网络文选
两种“艺术生产”:马克思“艺术生产”理论新探
2021年03月31日 15:53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姚文放 字号
2021年03月31日 15:53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姚文放

内容摘要:早在《神圣家族》(1845),《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共产党宣言》(1848)等著作中,马克思对于精神生产与物质生产的因果关系就多有论述。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艺术生产”概念的提出

  早在《神圣家族》(1845),《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共产党宣言》(1848)等著作中,马克思对于精神生产与物质生产的因果关系就多有论述。后来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以下简称《导言》)中,马克思明确论述了物质生活对于精神生活的制约关系:“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另一方面,马克思强调物质生产是一个历史范畴,考察精神生产与物质生产的关系,必须将其当作一定的历史形式来加以审视。

  精神生产以物质生产为出发点,精神生产必须与作为一定的历史发展形式的物质生产相适应,这是马克思对于精神生产与物质生产之间关系的基本判断。但必须强调的是,千万不能据此对马克思的以上论述作一种机械的,片面的,教条主义的理解。

  马克思生前对于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各种因素间的交互作用,文学艺术对物质生产的相对独立性是有所思考的,一个显例就是关于“物质生产的发展与艺术生产的不平衡关系”命题的提出。马克思并没有将文学艺术的水平与社会历史,物质生产和经济状况的水平看作一种如影随形的平行关系和同步发展,而是确认二者恰恰是有所悖离,相对独立的。已如上述,《导言》中论及“艺术生产”一文的开篇之论就确认艺术的繁盛时期绝不是同社会的一般发展和物质基础的一般发展成比例的。而在这两者当中,马克思更加重视后者,即物质生产的发展,特别是劳动资料的发展。可见马克思肯定经济基础对于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根本制约作用,同时又反对“经济决定论”的辩证思维和科学态度起码是从《导言》就已奠定的。

  需要明确的是,马克思是在研究政治经济学,撰写《资本论》的过程中提出“艺术生产”的概念的。“生产”在马克思的词典中是一个常用的高频词,在《资本论》及其相关手稿中随处可见,但他不仅用以说明经济学的原理,同时也习惯成自然地用以描述艺术活动。因此适时形成“艺术生产”这一崭新概念,乃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之事。不过马克思在《导言》中使用“艺术生产”这一术语主要还是对艺术活动,艺术家和艺术品作一种经济学的考量,而非像一般读者和批评家进行的艺术评论。这可以算是马克思提炼出“艺术生产”概念的语言学动因,它透露了马克思作为经济学家的思维定式和话语系统,促成其在“艺术生产”问题上的理论创新,包括关于艺术生产对物质生产不相平衡,不成比例之关系的创见。

  二,两种“艺术生产”

  接下来就是所谓“当艺术生产一旦作为艺术生产出现”这一非常特殊的表述了,其中出现了两种“艺术生产”的概念。在以上关于艺术发展与社会发展,物质生产的发展不成比例的论述之后,马克思紧接着说明,这是拿希腊人或莎士比亚同现代人相比而得出的结论,其中特别以史诗为例论及希腊的艺术形式,而对莎士比亚的论述后来未及展开。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时代并未给诗情和艺术的生长和繁荣提供适宜的条件,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劳动形式决定了这一点。这种经济关系必然对其上层建筑及意识形态产生制约作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宣称:“资本主义生产就同某些精神生产部门如艺术和诗歌相敌对。”

  依据以上分析和论证,对于“当艺术生产一旦作为艺术生产出现”这一说法作进一步的界定,可以认为,这句话中前一个“艺术生产”是指作为人类精神生产方式的一般艺术活动;而后一个“艺术生产”则是指作为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下的精神生产部门所进行的生产劳动。前者是指体现一般艺术规律和审美特征,对于物质生产和社会发展具有相对独立性的艺术活动;而后者则是指能够将精神产品作为商品形式以创造剩余价值,实现资本增殖的生产劳动。可以说,以上两种“艺术生产”相互对立又辩证统一,互补互动又相反相成,而这一点,正是马克思“艺术生产”理论的重要奥秘之所在。

  三,作为资本主义的精神生产部门的“艺术生产”

  对于“艺术生产”来说,除了上述“物质生产”是其立论的出发点之外,还有一个重要依据,那就是“生产”这一范畴。“生产”是大概念,“艺术生产”是小概念,大概念涵盖了小概念,大概念的逻辑涵盖了小概念的逻辑。这就是说,“艺术生产”作为“生产”的一种特殊方式,还得遵从“生产”的普遍规律。

  在《导言》中,所谓“生产一般”,是一种哲学层面上的界定,这是一种哲学层面上的“一般”。所以说“生产一般是一个抽象”,而“最一般的抽象总只是产生在最丰富的具体发展的场合,在那里,一种东西为许多东西所共有,为一切所共有。这样一来,它就不再只是在特殊形式上才能加以思考了。”马克思正是在“最一般的抽象”的意义上将“生产一般”用作对于“生产”概念的总体概括,《导言》的目录第一节的标题原为“生产”,后来马克思将其改为“生产一般”,就是生产总体的意思。马克思在同一个逻辑层面上使用的还有“社会一般”“产品一般”“资本一般”等概念。将“现代资产阶级生产”作为“研究的本题”,大而言之这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资本论》写作既定的目标,小而言之这是马克思的“生产”理论以及“艺术生产”理论一贯的宗旨。

  尽管马克思对于艺术生产问题贡献了许多真知灼见,但耐人寻味的是,他在《资本论》写作过程中却多次声明,与艺术活动相关的问题,不在讨论的范围之中。马克思这样说并不是轻视文学艺术,而是将文学艺术放在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和过程中加以考察所得出的结论。具体地说,又要从两个方面来看。

  第一个方面,马克思指出,作为精神生产的艺术活动具有非生产劳动的性质。首先是从创造剩余价值的要义来看。马克思指出,在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作家所以是生产劳动者,并不是因为他生产出观念,而是因为他使出版他的著作的书商发财,或者说,因为他是一个资本家的雇佣劳动者。”这就是说,作家在创作活动中所进行的单纯的观念生产不能创造剩余价值,因而属于非生产劳动,除非他作为资本家的雇佣劳动者,将其作品以书籍形式出版出售,最终使其雇主获利。这就将作家创作活动中单纯的观念生产排除在生产劳动之外了。其次是从商品生产的层面来看。据此马克思将以商品形式出卖的创作称为“精神财富”而与“物质财富”一道纳入生产劳动的产品,而将“满足个人某种想象”的劳动与满足个人实际需要的劳动统统划归非生产劳动的范畴。再次是从生产资本的角度来看。所谓劳动所生产的“对立面”就是资本。因此马克思进一步阐述他的观点:“只有生产资本的劳动才是生产的;因此,没有做到这一点的劳动,无论怎样有用,——它也可能有害,——对于资本化来说,不是生产劳动,因而是非生产劳动。”总之,马克思从不同角度对于艺术活动的非生产劳动性质所进行的考察,得出的结论是基本一致的。其中无论是作为“观念生产”,作为“满足个人某种想象”的生产,还是作为“音乐的生产”,都因有悖于上述三大要义而被排除在资本主义体系和过程中的生产劳动之外。

  行文至此,还不能忘记第二个方面。马克思将作为单纯精神生产的艺术活动的对应形态,即那种进入资本运行机制,将其作品作为商品出卖,从而产生剩余价值,实现资本增殖的艺术活动界定为“非物质生产”,认为在资本主义的生产体系中可以对其忽略不计。在他看来,在这一特殊的领域中,资本主义生产的表现可能有两种:一是它生产的结果是以物的形式存在的商品,譬如书,画以及一切脱离艺术家的艺术活动而独立存在的艺术作品;二是它的产品与表演行为不能分离,如艺术家,演说家,演员的表演。前者的生产方式譬如一个作家在组织编写一部集体著作时,把其他作家当作雇工来加以剥削;后者的生产方式譬如戏院的老板用他的资本交换演员的劳动以发财致富。马克思指出,无论是哪种情况,在“非物质生产”的畛域内,资本主义生产都只是在很有限的规模上被应用,都还只局限于向资本主义生产过渡的形式,其现状如何并不足以改变事情的本质,“资本主义生产在这个领域中的所有这些表现,同整个生产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因此可以完全置之不理。”因此马克思在《资本论》研究中往往声称对其存而不论,置之不理,主张对其“加括号”,予以搁置。

  综上所述,马克思一方面将作为精神生产的艺术活动归入“非生产劳动”范畴,另一方面主张对作为“非物质生产”的艺术活动“加括号”,这就构成了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的艺术活动的基本态度。

  四,作为人类精神生产方式的“艺术生产”

  我们需要关注的恰恰是在马克思那里被排除在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和过程之外,纳入“非生产劳动”范畴的艺术活动,亦即作为人类精神生产方式的“艺术生产”。

  马克思对于作为人类精神生产方式的“艺术生产”作了以下几个方面界定:首先是确认了艺术生产作为对世界的特殊掌握方式。马克思对于文艺理论的一个重大贡献就是肯定了艺术作为人类掌握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这一观点为其“艺术生产”理论提供了极大的支持。马克思在《导言》中并未对艺术的掌握方式作再多的专门论述,但从马克思其他论著的大量论述可见,他始终确认艺术的掌握方式是介乎精神与实践,介乎认识活动与实践活动的中间物,而其“实践—精神”的中介性质也就为艺术生产作为对世界的特殊掌握方式提供了可能。这样,艺术生产便介乎实践活动和理论思维之间,兼有两者的品格而扬弃了两者的片面性,成为物质与精神,感性与理性,具体与抽象,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和谐统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将艺术生产划归“实践—精神”的掌握方式,而与实践的掌握方式,理论的掌握方式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其次是论证了艺术生产的自由本质。在这里马克思以驳论的形式确立了一个观点:将物质生产视为一定的,特殊的历史形式,这是理解问题的基础,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够既理解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组成部分,也理解一定社会形态下自由的精神生产。这里值得重视的是后者,马克思提出了“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的对立面,即游离于,超脱于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和过程之外的精神生产,他称之为“在一定社会形态下自由的精神生产”,确认了它的自由本质。而这一点,已经触及了精神生产以及艺术生产最本质也最独特的东西。

  再次是肯定了艺术生产的“间接”功能。马克思在区分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生产劳动者与非生产劳动者时曾以钢琴制造者与钢琴演奏者为例,而将划归非生产劳动者的钢琴演奏者称为“间接生产劳动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艺术生产作为一种劳动对物质生产发挥实际效用,带有一种“间接”性质,即以精神发展和人性提升为中介的“间接”性质,而这一点恰恰是艺术生产的特殊性之所在,这是在任何时代都应该得到尊重和保证的。作为非生产劳动的艺术生产,其“间接”功能还表现在它具有满足个人想象的使用价值。马克思认为,生产劳动者与非生产劳动者还有一个区别,前者为购买其劳动能力的雇主生产商品;而后者为其雇主生产的只是使用价值,它可能是“想像的或现实的使用价值,而决不是商品。”

  最后是彰显了艺术生产的审美价值取向。综合马克思的诸多论述,可以见出“真正的艺术生产”有以下几点规定性:其一,真正的艺术生产是一种观念生产。其二,真正的艺术生产旨在满足审美需要,生产审美感受。其三,真正的艺术生产张扬人的个性。在这里马克思还不断提到探讨真理的“途径”“方式”“体裁”“文字”等,涉及风格的又一重要方面,那就是作品的文辞形式,体裁样式,这也是风格的重要内涵。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尽管表现的是同样的主题,同样的题材,但如果采用不同的文辞形式和体裁样式,那也可能形成截然不同的风格。可见在马克思看来,风格不仅与作家的主观精神有关,而且与作品所表现的客观对象有关;不仅与作品的主题内容有关,而且与作品的表现形式有关,它是一种集主观与客观,内容与形式于一身的融合体。总之,风格的精神面貌既来自主观精神的个性,又来自表现对象的个性,还来自表现形式的个性,它是这多种因素的完美交融所表现出来的独特的个性风貌,彰显了作为精神生产方式的艺术生产的鲜明特色。

  结语

  一直以来学界有一种看法,认为马克思的文艺思想是零星,散在,不系统的,对此如果仅从形式上看不无道理,这当与马克思当时的处境有关。面对复杂的现实斗争和繁重的理论研究,特别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资本论》写作之余,马克思在一定程度上无法集中时间和精力对文艺问题进行专一的,系统的研究,往往只能抽暇进行一定的思考和写作,故其相关论述往往更多以手稿,序跋,书信的形式出现,或在其他著述中留下片断式的痕迹。但如果对其有关文艺的论述进行爬梳,联结,整理,则不难见出其中建立在逻辑关联之上的系统性,体系性,而且马克思在这方面也并非没有作为。那么,就上述马克思揭晓的“作为人类精神生产方式的‘艺术生产’”四个方面内涵而言,不妨说马克思对于“艺术生产作为对世界的特殊掌握方式”的确认构成其方法论,对于“艺术生产的自由本质”的论证构成其本体论,对于“艺术生产的‘间接’功能”的肯定构成其功能论,对于“艺术生产的审美价值取向”的彰显构成其价值论。虽然如此划分可能不尽周延不尽精准,但仍可证明,马克思关于“作为人类精神生产方式的‘艺术生产’”论述并不乏系统性和体系性。

  

  (作者单位:扬州大学文学院。《中国社会科学》2020年第6期,long8唯一官方网站 贾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姚文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责编:禹瑞丽)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