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动态
成都考古新发现或可揭秘古蜀文明重要缺环
2021年08月26日 10:02 来源:新华网 作者:童芳 字号
2021年08月26日 10:02
来源:新华网 作者:童芳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新华社成都8月25日电(记者 童芳)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25日公布,在成都市郫都区发现一处周代遗址——犀园村遗址,该遗址正好处在以三星堆,金沙为代表的早期蜀文化向晚期蜀文化过渡的关键节点上,或可进一步揭秘古蜀文明重要缺环。

  据发掘现场负责人熊谯乔介绍,2020年10月发现犀园村遗址,2021年3月至今进行了详勘和发掘。该遗址是成都平原少有的从西周中晚期至春秋时期连续发展的遗址,共清理出西周和春秋时期的墓葬80余座,房址10余座,灰坑60余个,灰沟3条,窑1座,灶1座等,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玉石器,陶器等遗物,青铜器主要有剑,鐁,带钩,印章,敦等,其中柳叶形剑,印章等都是典型的蜀文化器物。

  “这项考古发现对于复原历史文化面貌,重现社会组织形式,揭示丧葬习俗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是研究古蜀文化不可多得的材料。”熊谯乔说。

  由于文献记载的匮乏,考古工作对于四川先秦时期历史的构建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从目前考古材料看,古蜀文化的发展经历了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晚期蜀文化等几个阶段。

  熊谯乔告诉记者,该遗址正好处在以宝墩遗址,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等为代表的早期蜀文化向以商业街船棺葬,新都马家木椁墓,双元村墓地等为代表的晚期蜀文化过渡的关键节点上,为构建和完善古蜀文化提供了重要材料。

  此外,本次发掘开展了植物考古,动物考古,环境考古等多项科技考古工作,在东周墓葬中发现了普遍随葬鹿骨的现象,鹿在古蜀社会有财富象征和祭祀的意义,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狩猎业的发达。

作者简介

姓名:童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责编:齐泽垚)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