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正确把握重要历史节点意识形态工作的战略功能
2021年03月31日 16:07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郝凤 字号
2021年03月31日 16:07
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郝凤

内容摘要: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的胜利召开,意义非同寻常。全会回看“十三五”,前瞻“十四五”,远眺2035,擘画了宏伟蓝图,描绘了远景目标。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的胜利召开,意义非同寻常。全会回看“十三五”,前瞻“十四五”,远眺2035,擘画了宏伟蓝图,描绘了远景目标。会议指出:“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即将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胜利在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社会主义中国以更加雄伟的身姿屹立于世界东方。[1]一代代中国人孜孜以求的强国梦,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我们将在“十四五”期间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与此同时,意识形态安全风险日益凸显,斗争更为激烈,对党的意识形态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准确理解把握意识形态工作的战略功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和强烈。

  稳把意识形态工作的战略定位

  对意识形态工作定位准确与否,需要历史的积淀和实践的检验。新中国成立初,在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指引下,我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了国家建构的基础性工程,真正完成了“站起来”的历史任务。改革开放时期,我国迎来了实现“富起来”的新的历史任务,党中央创立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实践中不断进行理论和实践创新,谋划经济发展方向,推动经济高速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新时代中国正全面开启“强起来”的历史新征程,在实践中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新思想指引新征程,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从“三步走”战略到“两步走”战略,时间表更加清晰,路线图更加明确。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2]从文化大国迈向文化强国,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这是战略性的转变。第一,文化创造力和生产力进一步释放提高。文化是国家的软实力,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必须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持续释放文化创新创造的活力,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健康蓬勃发展;第二,文化影响力和传播力进一步扩大提振。当下文化全球化与本土化的互动交流日益频繁,文化强国建设必须要让中华优秀文化走出去,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愈强,持续彰显中华文化吸引力和感召力。第三,文化向心力和包容力进一步激活提升。文化强国总是内外兼修。对内增进文化认同,激活中华文明持久的生命力和向心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魂魄,文化认同是民族团结的根脉。[3]”对外提升文化包容,不断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包容性和开放性,互学互鉴“和而不同”,各自在世界的大舞台上绽放光彩。第四,文化的解释力和批判力进一步增强提气。优秀文化深耕现实,是照进现实世界的一道光,彰显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于现实问题的解释力和指导力,引领着多样化的社会思潮。当然,引领多元多样社会思潮离不开对错误思潮的批判和斗争,“批判性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特征。马克思主义者在真理面前永远旗帜鲜明”[4],“老好人”“折中主义”式的明哲保身,最终会葬送现代化和社会主义事业。

  意识形态是文化强国之魂,在迈向强起来的历史新征程中,需要用更加开阔的全球视野,从更加广阔的文化背景出发建构国家意识形态。在内容体系方面,积极适应时代变化,重视内容生产。探寻从议题设置,话语生产,传播途径机制,舆情应对处置等方面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体系,同时结合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进一步探索立体化的主流意识形态生产和风险防范应对体系,强化把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作为“一整块钢铁”而进行“超领域”研究,丰富表达形式,补齐话语短板,抢占内容产出新赛道。在言说实践方面,着眼生动鲜活的“中国实践”,强化主流意识形态教育对于社会现实问题的解释而非“遮蔽”作用,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真理性在“实践”这一聚光灯下充分敞显,积极对各种非主流意识形态进行批判和斗争。同时积极探索不同价值观的共通之处,逐渐凝聚全球治理的价值共识,不断扩大双循环的交集部分。在实践中凝练好话语,用好话语彰显国际影响力,增强信心,坚定底气,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思想保证。

  明确意识形态工作的战略任务

  越是应对和处理治国理政中具有复杂性的重大问题和矛盾,越需要理论思维,越需要意识形态工作凝心聚力,铸魂引路。2020年底,我国“双决”工作取得扎实成效,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向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第二个“百年目标”。十九届五中全会勾勒出中国中长期发展的宏伟蓝图,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社会主义现代化具有丰富的内涵,包括经济体系现代化,制度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社会发展和人的现代化等不同维度。其中人的现代化离不开思想的现代化,而思想的现代化则离不开理论创新和理论武装。在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能否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能否坚持文化的意识形态性,是实现宣传思想文化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成文化强国中重大的战略问题。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空前激烈,人们不可避免地陷入种种思想混乱。其一,具有欺骗性和迷惑性的“低级红”“高级黑”。借助“红”和“高级”的伪装,表面上政治正确,实质上别有用心。其二,具有疏离性和煽动性的“犬儒化”“民粹化”。犬儒不思进取,集体失声,对自己,对社会失去信心;民粹主义则打着人民的旗号,曲解民意,阻碍社会健康可持续发展。其三,具有传染性和突发性的“黑天鹅”“灰犀牛”。当今时代,“黑天鹅”“灰犀牛”事件早已不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逐渐向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领域蔓延,由一国向多国蔓延。其四,具有榨取性和遮蔽性的“智能资本化”“资本智能化”。在资本的加持下,生产生活各领域都被渲染成令人陶醉的玫瑰色,智能算法充当着隐性意识形态角色,深层次的主流意识形态规训引领功能逐渐被遮蔽。

  面对接踵而至的各类风险挑战,独善其身不再可行,“世外桃源”亦非净土。亟需扎实做好意识形态这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整合各类优势资源,处理好一元指导与多元发展的张力和弹性,既要把“一元指导”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不动摇。同时又要有多元思想的争鸣与融通,不断吸纳优秀文明成果,不断赋予意识形态时代性的价值,这是进行国家意识形态生产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国家精神文明繁荣和社会活力彰显的重要象征。在处理一元指导与多元融通的关系上,需注意以下几点:一是坚持正确航向,积极回应科技发展需求,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壮大主流思想,防止“茶杯里的水花”演化为“大洋上的风暴”;二是坚守政治底色,防范任何形式的舆论场域中的负能量,警惕去意识形态化和范意识形态化两种极端;三是坚定理论自信,将马克思主义融入生活方式,生活习惯中,增强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理论指引。

  构建意识形态工作的战略格局

  意识形态工作内容是由党的中心工作和主要任务决定的,实践中的“大局”决定意识形态工作方向,重点,格局和担当。习近平总书记说:“我经常讲,领导干部要胸怀两个大局,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个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我们谋划工作的基本出发点。”[5]两个大局深刻互动的历史新阶段,这里的“新阶段”是相对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40多年的具体实践而言的“新阶段”,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的阶段[6]。经过长期努力和接续奋斗,中华民族的崛起影响了世界格局走势,发展机遇和挑战面临着很多新的变化,挑战前所未有,应对好了,机遇也就前所未有。

  意识形态工作不是关起门来自说自话,而需立足时代,融通中外。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开拓合作共赢新局面[7]。现如今,大国竞争聚焦到“卡脖子”技术,之前国际大循环为主时期的“引进-移植-模仿-消化”技术发展模式难以为继,要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在两个大局深刻互动的历史新阶段,党中央着眼于我国长远发展和长治久安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这一系列有力举措充分体现了中国秉承深厚文化底蕴,胸怀两个大局,以我为主,为我所用,保持战略定力,坚持正确的发展方向不动摇,保持社会主义国家的本色不变质。在新的发展格局中,意识形态工作同步要以国内为主,国内国外并重。其一,向内寻求生长的力量,思古接今,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滋养,继承发扬革命文化,丰富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坚持思想文化自主性的基础上,不断拓展国家意识形态生产的思想文化资源,有力回应社会实践提出的新挑战,不断提升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开拓意识形态建设新境界。其二,向外树立世界眼光,融通中外,立足“中国立场”,探索“世界表达”。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引,深度融入全球治理体系之中,克服“画地为牢”的封闭倾向,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积极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展文明交流对话,增进彼此战略信任,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8]实现共享共赢式的发展局面,推进全球治理的发展进程,逐步引领世界新的发展潮流。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把握时代变局是战略谋划的逻辑前提。我们唯有全面完整科学地坚持马克思主义,深刻领会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战略意义,始终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构筑意识形态领域安全防线,建设坚强有力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才能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确保党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充分发挥意识形态工作凝心聚力的作用,提升意识形态的战略功能,动员各方面力量为实现“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而团结奋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筑牢强大的思想根基。

  注释

  [1][2][7]十九届五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Z].新华社,2020.11.3.

  [3]习近平.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讲话[Z].新华社,2019.9.27.

  [4]侯惠勤.新时代的斗争精神:意识形态批判能力[J].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8).

  [5]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77).

  [6]韩庆祥,刘雷德.论新时代“历史方位”的鲜明标志[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11).

  [8]习近平.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上的主旨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1).

  

  基金项目: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批准号:20ZDA016) “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的总体逻辑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郝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long8唯一官方网站 (责编:贾伟)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Baidu